北京昨日新增境外输入确诊病例1例 为英国输入病例


由于预期羟氯喹将成为治疗新型冠状病毒的一种成功药物,美国已经储备了约2900万剂羟氯喹,正是在这种情况下,特朗普要求莫迪帮助美国获得数百万剂的羟氯喹。

上周六,在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迅速通过了羟氯喹的临时审批后,这种抗疟疾药物正在和其他一些药物的组合用于治疗纽约的大约1500名新冠肺炎患者。特朗普对记者表示,这种药物正在产生积极的效果,如果成功,这将是天赐的礼物。

当地时间星期六,特朗普在白宫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他在当天上午与印度总理莫迪进行了通话,并请求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羟氯喹。“今天早上我给印度总理莫迪打了电话,他们生产了大量的羟氯喹,印度正在认真考虑这个问题,”特朗普说。

“我认为它可能在人类中传播了一段时间。”利普金说:“多久? 我们可能永远不会完全重建这一过程……它可能已经流传了几个月甚至几年时间。”

3月24日,利普金在接受美国福克斯商业频道采访时确认,自己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。今年1月新冠疫情暴发之初,利普金曾以个人名义到中国考察疫情防控情况。据《印度时报》4月5日报道,美国总统特朗普表示,他已经请求印度总理莫迪放行美国订购的一批抗疟疾药物羟氯喹,印度在上月禁止了这种药物的出口。

被誉为“病毒猎手”的美国传染病学专家伊恩·利普金(Ian Lipkin)教授日前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新冠病毒可能已经在人类中传播了几个月甚至数年时间。

据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(CNN)4月4日报道,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公共卫生学院感染与免疫中心主任利普金表示,新冠病毒可能不仅是过去几个月中来自蝙蝠,而是有可能数月甚至数年前就进入了人类体内,最终转变为“人传人”的致命病毒。

特朗普称,在受疟疾影响的国家,人们服用羟氯喹,感染新型冠状病毒的人并不多。特朗普表示,如果需要,他自己也会服用羟氯喹。佐藤嘉大参加新闻发布会(日本电视台)

北海道新冠肺炎确诊人数曾经一度居日本首位。截至北京时间5日18时,北海道累计确诊194例,在日本47个都道府县中居第七位。日本国内累计确诊3743例,东京都确诊数最多,累计确诊1034例。

3月25日,印度对外贸易总局禁止了羟氯喹的出口,但表示出于人道主义考虑,可能会根据具体情况允许某些批次的羟氯喹出口。